<form id="vfpxp"></form>

<address id="vfpxp"></address>
<noframes id="vfpxp">

<address id="vfpxp"><listing id="vfpxp"><meter id="vfpxp"></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fpxp"><address id="vfpxp"><listing id="vfpxp"></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vfpxp"></address><address id="vfpxp"><address id="vfpxp"><listing id="vfpxp"></listing></address></address><form id="vfpxp"></form>

          歡迎光臨!耶穌愛你!上帝祝福你!
          內容搜索
           愛情  感恩  情書  珍惜  禱告  友情  使命  朋友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情感關愛團契 > 婚姻戀愛 > 80歲,我們的愛情正年輕

          80歲,我們的愛情正年輕

          掃碼閱讀 來源:ijingjie 作者:王東莉 2018-07-04 人氣:... 我要投稿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風十里,不如你”,世界告訴你愛情初遇時的模樣,卻沒告訴你,那剎那的深情不經由忍耐、寬容與舍己之路,無法熬過粗鄙的日常,成就一生相濡以沫的幸福。

          80歲孫叔叔和76歲的谷阿姨,攜手走過的49年。“80歲的年齡,18歲的激情”,五年之間,他們寫了近百首愛情詩,彼此唱和。在《老了的愛情》里,他們寫道——

          主啊!讓我倆向禰訴說“老了的愛情”/老了,還是激情四射,/老了,還是不忘初心/老了,還是耳鬢廝磨/老了,還是朝朝暮暮。/老了,更要謙卑、謙卑、謙卑!/主啊!讓我倆向禰訴說“老了的愛情”/老了,我倆的愛情“返老還童”/與主更親,愛主更深。/老了,我倆的愛情“返璞歸真”/向下扎根,向上結果。/老了,我倆的愛情“出死入生”/不再是我,乃是基督。

          分手兩年半,她來找我和好

          我和妻子谷占群兩家其實算是鄰居,住在北京西城就隔了兩條街。那片兒有一個大的天主教堂、一個小的基督教堂。我們小時候都去教堂玩過,聽教友們唱歌,也被送過小禮物,像小畫片兒或小食,不過從來不認識。

          1937年我出生在大連,七歲時全家去了上海。解放后,我們準備回大連,一家輾轉先到北京,結果老家來信說你們別回來了,蘇聯軍隊當時還駐扎在大連,老百姓覺得他們表現不太好。就這樣,我們落腳在北京,父親被朋友介紹到一家工廠做會計,母親是家庭主婦。我們家一共四兄弟,都長得高大,我是最矮的,1米76,他們叫我“矬子”。

          1956年,一大批科學家從海外歸來,要在北京中學選一批高中生做助手。我當時成績很好,班級前三名。經過學校的推薦和面試,高中畢業我就去了中國科學院,給冶金專家、數理統計專家楊紀珂做助手。

          占群的成長過程與我不一樣。占群是1941年在北京出生的。她母親生了三個兒子有兩個夭折了,只剩了一個弟弟。結果這個唯一的兒子游泳時為了救一個小孩子自己淹死了。這件事對她父母打擊很大,父親一下就癱瘓了,母親精神分裂,發作起來很狂躁。占群當時近二十歲,她妹妹才上小學,主要靠她一個人承擔家庭重擔。我想這對她的品格是有塑造的,信主后,她屬靈方面比我成長更快,我覺得是因為她經歷的苦難比我多。

          我到了適婚年齡后,一直沒找到對象。在當時的科學院,雖然專家喜歡我,但是科學院人才濟濟,女孩子們眼光很高,我畢竟是高中畢業。父母很著急。

          占群初中畢業之后,在印刷廠做排版。她所在的班組在廠里挺有名的,因為組里幾個女孩子都長得漂亮并且機靈,找男朋友的眼光都挺高。正巧占群的表哥和我弟弟是同班同學,他們就介紹我倆認識。

          我倆第一次見面是在西長安街的北京電報大樓,1960年代,北京人談朋友見面都約在電報大樓。我還記得那是一個冬天周日下午兩點,天氣比較冷,我穿著大皮襖,戴個帽子。我一眼就看中了她,一個漂亮沉靜的小姑娘。那一年,我25歲,她21歲。我們家特別喜歡她,她不愛說話,又沉靜又溫柔,我父母說她就像《紅樓夢》里面的小丫頭,特別好。我們交往了一年多。

          其實,那時她沒有特別看中我,覺得我長得矮,長相一般,也有其他不喜歡的地方。她的閨蜜老跟她嘀咕,“你怎么可以找個這樣的?”她很猶豫,一次我踢球把肺給踢壞了,要住院,她就趁機把我蹬了。

          之后,我到山西運城去搞“四清”,一去就是兩年半,斷了聯系。兩年半里,有很多人給她介紹男朋友,從那個時代的條件來看,都比我強,但她一個也沒看中。還有一次,有個人第一次見面就帶了一個半導體給她,那個時候半導體很少,但她非常反感,她覺得這個人炫耀,她對物質不看重。

          想來想去,她還是覺得我這個人比較好,實在、坦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說。我對她父母也很好,到她家一點沒有嫌棄,她們一家四口住七八平米的房子,比我們家條件差很多。等我“四清”回來,她就來找我和好。我們第二次好了之后,他父親很贊成,一拍桌子說,就是他了。我們在1968年9月16日結婚,我31,她27。

          現在回頭看,我們這么曲折,能夠走到一起都是神的安排。

          他們回到初次見面的北京電報大樓
          他們回到初次見面的北京電報大樓

          “婆婆知道我愛吃炸醬面”

          從結婚走到今天,我們也沒想到我們的婚姻會如此美滿。這么多年,我們倆從沒吵過架。有人說不可能,我說怎么不可能呢,我們就是一個例子!

          我性格非常開朗,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有什么說什么。占群是另一種性格,很少說話。看起來反差挺大的,我們沒有覺得不好。一般在家我喜歡說,她就聽我說,她喜歡聽。以前我們經濟很困難,她的工資要全部給她家,我們家就靠我一個人的工資生活,要養兩個孩子。有一次,我們窘迫到離發工資還有五天,口袋里卻一分錢也沒有了。翻翻家里,一看雞蛋還有,面還有,煤球也還有,我們立馬就覺得沒問題了。這么多年,我們從來不會在用錢方面有矛盾,錢都是擱在抽屜里,誰愿意用誰用。

          有十多年,我們和另外兩個家庭一起住在單位分的一套房里,一家住一間,共用廚房和衛生間。這很不容易,婦女之間尤其容易產生矛盾。占群很有胸懷,孩子之間吵架打架了,占群只管教自己的孩子,有什么事兒都比較忍讓,那時不像現在不和可以搬家,所以要盡量和睦。我們三家處得很好,還一塊兒過年。鄰居都夸她好,不逞強,不夸夸其談,懂得示弱,這使我心里更喜歡她。

          占群從來不議論別人的不好。我們家里面兒媳婦有好幾個,我母親對兒媳婦是有區別的,按她的喜歡或者媳婦的家庭條件。有一次占群去我家,當時我不在,鄰居就跟她講,“小谷,你一來,你婆婆就給你吃炸醬面。誰誰來,就給她做四菜一湯。”占群一下就明白對方有挑撥的意思,她說:“婆婆知道我愛吃炸醬面。”她還是該怎么做兒媳婦就怎么做。

          她還有個特點,就是從不抱怨。結婚后我經常出差,1976年地震,我也出差在外,她一個人在家帶孩子,躲地震,照顧父母,她都沒有抱怨,只是有一個期待,期待我趕緊回來,就這么個念頭。

          我一直認為,既然她已經是我的配偶了,我當然要好好對她,從心里愛她。在家我都分擔家務,搬煤球啊洗衣服啊,直到現在,我們家的衣服都是我洗。我能懂得她喜歡什么,每次出差回來,總給她帶她喜歡的東西,這讓她很欣慰。有一次,她提起喜歡一條藍色的連衣裙,我出差回來就特意給她帶了一條,那個時候衣服沒現在好買,她特別感動。我們倆在生活上從來不跟外人比較,也不去羨慕別人。占群說我們自己過自己的日子,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好就好,我們沒有奢侈的要求。

          在她廠里,在我們科學院研究所里,我們成了有名的恩愛夫妻,家也成了調解中心,很多夫妻鬧矛盾都來找我們。那會兒大家的矛盾多是家庭關系、性格沖突什么的,有小三這樣的情況很少。現在想起來,像占群說的,夫妻之間多數矛盾都是由于人自私的罪性吧。

          “不要說我老了/我屬靈的愛情正在春天”
          “不要說我老了/我屬靈的愛情正在春天”

          “我要把自己原來的義都扔掉”

          我倆真正信主,都已經七十多歲了。

          1999年,我和占群去澳大利亞兒子家探親。一個禮拜天的上午,我倆出去逛迷路了,我們不會英文,正著急,看見一個十字架,知道前面有教堂。小時候我們就覺得教堂里的人都很和藹,就想他們肯定會幫助我們。果然,看我們不懂英文,澳洲牧師很快幫我們找了個會說中文的姊妹,帶我們去一個華人教會。

          神的奇妙就在這里。我走進教會,第一眼居然看見原來科學院的一個老同事!我們幾乎同時叫出對方的名字,趕緊握手,很激動,畢竟是在澳洲,而且是這樣場景下的巧遇。她也是優秀的科研人員,從事胰島素研究。她信主這事兒對我沖擊挺大,回家和占群聊,基督信仰可能真有什么道理吧。

          相關搜索:愛情 年輕

          發給好友】 【收藏】 【推薦】 【挑錯】 【評論】 【打印】 【關閉

          最新文章

          圖文文章

          熱點推薦

          關于福音網 | 聯系我們 | 奉獻支持 | 網站留言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今天是:
          Copyright © 2008-2018 Jnmd.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基督福音網 (又名: 迦南美地) 桂ICP備13002895號-6
          郵箱: nn160#qq.com(#改為@) Q群: 187553203 客服QQ:18412050(微信同號)
          基督福音網站,內容由熱心肢體親筆或惠寄或轉投,部分為本站掃描收集整理,版權歸基督所有,若有侵犯您的權益,請作者聯系我站處理,謝謝!
          乐彩网 白山 阜阳 宜春 清徐 滁州 桂林 铁岭 屯昌 玉林 浙江杭州 图木舒克 盐城 五家渠 中山 雅安 枣庄 信阳 沧州 武威 南平 章丘 江苏苏州 台中 聊城 焦作 广元 海宁 荆州 三河 温岭 河北石家庄 乌海 甘南 江西南昌 仁怀 黄冈 枣阳 眉山 桐城 乌兰察布 岳阳 图木舒克 公主岭 苍南 陇南 马鞍山 牡丹江 北海 天长 海西 三明 云南昆明 海南海口 镇江 哈密 淮北 日土 淮北 宁波 酒泉 大丰 济宁 桂林 亳州 阿克苏 湘潭 丹东 滨州 章丘 白沙 天长 台北 黔东南 邹城 济源 德州 海南 湛江 吉林长春 临汾 汝州 那曲 镇江 阿坝 常州 建湖 广西南宁 海安 台中 中山 怀化 芜湖 安康 宝应县 汕头 潜江 文山 岳阳 贺州 塔城 嘉善 香港香港 博尔塔拉 咸阳 咸宁 兴化 衡阳 瓦房店 焦作 伊犁 黔东南 衡水 庄河 石嘴山 湛江 庄河 启东 德宏 安康 江门 平顶山 果洛 天水 遂宁 阿里 新沂 塔城 忻州 山西太原 潮州 沛县 陵水 台湾台湾 伊犁 台湾台湾 资阳 宜宾 马鞍山 渭南 延边 吐鲁番 济宁 广安 宝应县 抚顺 东海 桂林 邹平 巢湖 昆山 抚顺 博罗 泰安 海丰 驻马店 吉林 山西太原 垦利 武威 山东青岛 鹰潭 陇南 蓬莱 神木 湖北武汉 黄冈 台北 文山 临猗 阳江 绍兴 定安 惠州 招远 库尔勒 南京 岳阳 韶关 偃师 兴安盟 邳州 绥化 庆阳 图木舒克 七台河 台南 通辽 茂名 仁怀 铁岭 天长 枣庄 邢台 燕郊 中卫 临海 海北 汉中 阿拉尔 辽源 库尔勒 阳泉 沛县 寿光 邳州 章丘 包头 江门 肥城 台湾台湾 泰州 青海西宁 阿勒泰 丽水 兴化 杞县 大丰 张家口 山西太原 石嘴山 柳州 三沙 巴中 神木 瑞安 佛山 随州 陵水 岳阳 甘南 朝阳 本溪 赵县 温州 吉林长春 九江 揭阳 通化 香港香港 临沂 兴化 鹰潭 武威 神木 余姚 十堰 鞍山 伊犁 吉林 山南 迁安市 威海 厦门 淮南 云浮 梅州 琼海 淄博 新乡 毕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