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fpxp"></form>

<address id="vfpxp"></address>
<noframes id="vfpxp">

<address id="vfpxp"><listing id="vfpxp"><meter id="vfpxp"></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fpxp"><address id="vfpxp"><listing id="vfpxp"></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vfpxp"></address><address id="vfpxp"><address id="vfpxp"><listing id="vfpxp"></listing></address></address><form id="vfpxp"></form>

          基督徒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熱搜: 墮胎
          查看: 4144|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大體老師”也值得被尊重——觀《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后》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11-8 16:57:0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境界》獨立出品【醫療之光】
          文| 眾醫護、醫學生 采訪| 秋菡

          這位三十多歲的大體老師是死刑犯,肌體富有彈性,不禁感嘆這么年輕健康卻因罪而死。從未想過大體老師曾和我們一樣擁有神造的尊貴靈魂。懂得尊重遺體,才懂得尊重活的生命。臺灣最初勸捐對象都是基督信徒:天堂將有榮耀的復活,所以地上的軀殼可以全然奉獻。

          編者按:
          《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后》,是華人首次以大體老師為題材的紀錄片,在臺灣、香港播出后引起巨大回響。電影記述大體老師林太太離世后,她的親人和解剖課師生的故事。每隔一段時間,游泳教練林惠宗都會從嘉義駕長途車至輔仁大學醫學院,探望與他結婚二十三年的林太太。縱使已經生死兩隔,林先生還是如同往日一般,微笑著跟太太閑話家常:“女兒跟兒子都很好,學生們會好好地對待你的……”

          該紀錄片獲得了第四屆華人紀錄片大會最具國際潛力獎、ASD亞洲紀錄片大會特別推薦獎、Tokyo Docs 東京紀錄片大會特別推薦獎。

          《境界》邀請了幾位基督徒醫生、護士和醫學生來分享他們觀看后的感受,如果你有感動,也可以給我們留言,繼續編織這個對生命和死亡的話題,哭有時,笑有時,生命有時,死亡有時,不變的是,那午后陽光的靜默背后,上帝對生命永恒的愛。

          @青島大學醫學部   主愛的明明羊

          每次跟別人說自己是學醫的,聊到最后都會被問到“解剖尸體”這種話題。一開始會很興奮地跟別人講什么感受,后來同樣的答案說得多了,也習慣了自己的學習生活。

          我所遇到的第一位大體老師(醫學界對遺體捐贈者的尊稱),是一位看上去得有七十歲左右的老太太。之前聽說一具尸體好像要處理很長時間才能處理好,所以福爾馬林的味道會既刺鼻又辣眼。但是很遺憾,我們要解剖的尸體經過福爾馬林浸泡的時間應該是不太夠,這導致我們上了幾節課之后它又開始發霉并且伴有難聞的味道。跟老師反應,老師拿來一大瓶福爾馬林,讓我們用這個沖洗掉表面的霉菌再進行實驗。再到后來實在不行了,老師給我們換了另一具大體老師。

          新的大體老師聽說是一名死刑犯。這位大約三十來歲的男性大體老師跟第一位七十歲老人不同,皮膚緊致有彈性。當時不禁感嘆這個年輕人在自己的身體這么健康的時候失去生命,真的是一件特別可惜的事情。

          學醫之前,我可能會一臉崇高地想著將來也要捐獻遺體。可是在我作為一個真正經歷過解剖課的醫學生來講,捐獻遺體現在還是一件真的需要認真思考的事情。我知道,因著信仰,我的肉體并不那么重要。可是想想自己死后不僅是赤裸面對一群人,盡管是一群醫學生,身體還要被別人剖開,這么保守的思想是不是非常不像是一個新時代的醫學生?



          @中國醫科大學  臨床醫學生   陸羽飛

          這個紀錄片看了好幾遍,回想自己當年上解剖課,幾乎從未想到過,大體老師曾經和我們一樣擁有上帝所造尊貴的靈魂;從未想過,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是懷著對我們怎樣的愛與期待才能做出這樣的犧牲。對自己沒有好好學習,更沒有尊重大體老師的行為感到羞愧和后悔。

          大一的時候開始上解剖課,那時候還活在“上了大學就輕松了”的幻覺里。我們學校上解剖實習的教學樓是二戰之前留下的,每每走在咯咯作響的紅色地板上,心中都覺得自己是電視劇里去偷盤尼西林的英雄;負0.5層的教室;從未打開過的大鐵門;半個露在地面上的窗戶;雷雨交加的天氣射進屋子紫色的光,都比桌子上的一個個器官來得驚悚有趣。(因為大體老師不夠,我們學校解剖實習課大多是用瓶裝標本。)現在想來,真的后悔當初自己是那樣的幼稚和虛度光陰。

          現在,我已經大五,在醫院里實習,是不能再回去上一次解剖課了。穿上一席白衣,努力學習去愛在疾病軟弱中的患者,或許是對大體老師唯一的一種彌補方式吧!有時候很想去安慰,卻不敢開口,生怕自己哪句話會刺痛患者,或者使他誤解病情;有時候,面對患者一連串的問題,因為知識經驗的不足,只能說一句聽起來最冷漠的“對不起,我不知道。”有時候,也會因為自己操作不規范給患者帶來傷害。

          尤其當傷醫事件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時候,坦白講,我現在在走廊里看見中年男性都會不由自主地心里一抖,不免也會有對未來工作的恐懼。面對這些和想象中差距甚遠的不美好,我感到很無奈,但我現在所能做的只是好好學習知識,學習臨床技能,也學習去愛。并且我知道,不是靠著我自己去愛,而是那愛的源頭激勵我去愛。



          @  北京  周明牧師  曾任某三甲醫院心臟外科主任醫生

          二三十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很少提及讓學生尊重身體解剖這樣的事情,而且心里還會有恐懼不安,會想尸體從哪里來都不知道,好像當作不好的東西。很多醫學生,到現在也沒有接受對生命尊重的教學,都是把它當做尸體來研究,當成一塊一塊地切開來學習的組織,從來沒有想過這曾是一個活人,他/她的生命結束后我們也要去學習尊重。

          我對臺灣能夠有這樣的教育感到非常高興,這方面正是我們缺少的一課,對于醫學生,這課是非常重要的。后來我成為外科醫生,更加知道尊重的重要性,因為是在活體上做手術。其實,有些時候我們對于活的生命也不是那么尊重。

          片子里有個很特別的地方,這位先生面對妻子的大體即將被解剖,一開始還比較坦然,但當他想到許多過去的美好回憶,他的情緒就出來了……我想年輕人看到這一幕,對他們自己的人生和死亡的思考都是有很大意義的。對醫學生來說,是唯一的生命教育課程。目前的醫患關系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如果在生命教育方面做得更好,會幫助醫生擁有比較崇高的職業道德精神。

          我自己信主后,生死觀有了翻轉。以前在醫學職業來說,生死是很平常的事。我是心臟外科醫生,通常病人第一個夜晚需要度過一個難關,經歷這些之后,我發現對生命的把握度,不完全在醫生手上,生命好像有個掌管者。現在知道,真的是有主宰。

          醫學教育非常需要大體做教學工具。中國傳統文化中,對身體有很多不同的講法。一般無信仰,肯定不愿意捐獻身體做解剖,另外,從個人思考,尸體也是要尊重的,被解剖不是那么舒服。但是從醫學教育來說,醫生要學習專業,沒有尸體就會有很大的阻攔,總需要有人捐獻,我認為基督徒去做,心理上和文化上的障礙容易通過。當然還要家庭的同意,不是自己說愿意就行了。如果家庭價值觀一樣,那就容易一點。

          看了片子,一方面為這位先生的奉獻感恩,而且他能坦然面對。另外他們能記錄這個片子,也啟發人去思考。中國也應該倡導遺體捐獻,尤其有些特別的標本需要特別捐獻的人,才能開展課程。

          另外,圣經中講到尸體不要劃身——“不可為死人用刀劃身,也不可在身上刺花紋。我是耶和華。”(利未記 19:28 和合本),這可能成為基督徒接受大體被解剖的障礙。但圣經中所講的劃身是異教的儀式,醫學標本是用于學習、做有價值的事情,不是為了劃身而劃身,這是不一樣的。當然也有人擔心身體完整與否,復活時候怎么樣……但其實所有人最后都只剩下骨頭了。以前是土葬,現在是火化成灰,即使土葬也是化為泥土,都要歸為塵土。身體死了就是無用了,捐獻還能給人類有點貢獻,也讓生命更有意義。



          @廈門大學醫學院 臨床醫學生  黃加財

          我本科上的解剖課和紀錄片中展現的狀態有很大差距,第一就是我們對這件事,對人的身體都缺乏足夠的尊重。對于醫學生來說,懂得尊重遺體,將來就會更懂得尊重活體的生命,這方面我自己也覺得做得很不夠。我渴望在職場活出信仰,讓病患看到基督徒醫生不一樣的生命,這也是非常榮耀神的事情,但目前我的品格和生命都還沒達到這一步。

          前幾天早晨靈修,看到福音書中耶穌醫治大麻風病人的故事,在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情況下,祂不僅醫治,而且親自用手觸摸病人的患處,給大麻風病人以身體和心靈的醫治。當時很受感動,沒想到在當天的臨床實習中就被檢驗。老師突然讓我去給一個炎性乳腺癌的病人換藥。她的情況十分嚴重,傷口觸目驚心化膿腐爛,而且一股很濃的臭味,我內心其實是抗拒的,但還是硬著頭皮,帶著口罩、手套,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拿著一把鑷子輕手輕腳地去給她消毒。結果老師看到就不太高興,自己上手換藥而且訓我,你這樣要換到什么時候?晚上回家特別羞愧,想到自己早上剛剛感動于耶穌如何憐憫病人,但當上帝把如此軟弱的病人擺在我面前,我不僅沒有憐憫,反而是抗拒、輕看她,不愿意幫助她……

          過了幾天,我又遇上給這位病人換藥的機會,這次我沒有再抗拒,我很認真地打開她的傷口,突然覺得腐爛的傷口沒那么可怕了,不是想著保護自己,而是想到這位病患的痛楚,作為一位女性,得了這樣的重病,乳房腐爛成這樣子,該是多么難過。如果她真的知道之前我內心的排斥,那么對她來講絕對是另一種的傷害……感謝主,透過這件小事讓我認識到自己的虧欠,沒有用祂的眼光去看待祂所創造的人體是何等寶貴。

          說回紀錄片,老師借著解剖課來對學生進行的死亡教育,是我自己在醫學學習中很缺乏的體驗。每個人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所以如何以正確的態度面對死亡這件事應該是很重要才對!但是有許多老師教導我們在這個世界如何做這做那,卻沒有人教導我們如何看待生命的終結,死亡的究竟意味著什么。有時候,我覺得大家活在這世界上好像永遠都不會死,直到有一天死亡突然臨到,我們才發現它如此恐怖,以至于根本擔當不起死亡帶來的那種隔絕的痛苦。所以說,看似簡單的解剖課,若是能有好的安排,能帶給學生很多祝福。

          @骨科醫生  錢大衛

          看了這個紀錄片,心里挺受觸動的,一方面特感謝那些遺體捐獻者,又一次促使我思考生死問題,同時又對他們有些愧疚之情,因為我在大學期間沒有刻苦鉆研醫學,畢業工作3年后才慢慢開始努力補習不少基礎知識,深感自己有幸成為醫生。在大學期間我解剖過不少尸體,剛接觸解剖的時候,記得基本上都是福爾馬林的味道,看著那些以物質形式呈現的軀體,使我更多去思考靈魂的問題,想到末后的復活,便感慨神是何等的奇妙和偉大。因為在工作中接觸生死的案例多了,有時候就感覺變得麻木了,每當接觸到那些在死亡邊緣掙扎,對生命失去盼望的病人,自己卻沒有勇氣向他們訴說主耶穌基督的福音時,良心會受到責備,愿神憐憫我。

          @武漢協和 肝膽外科 翟醫生

          我自己雖然是醫生,但對捐贈大體有一種排斥感,原因就是當年我在醫學院上課的時候看到同學們,包括我自己,對大體解剖的不珍惜的粗暴態度,讓我覺得即便捐出自己的身體,可能也不會被感恩,不會被尊重地對待。的確如紀錄片中老師所說的,“如果不明白大體解剖的意義,對人的身體不尊重的話,那么我們和菜市場買肉切肉的人沒什么分別。” 說到底,這還是對待生命創造的一種敬畏和感恩的缺失。

          紀錄片片尾有醫學生在解剖課之前短短的宣告,這段禱辭令我十分感動,因為這個就提醒醫學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同時喚醒大家對造物主的敬畏,如果在中國也能有這樣美好的教導,有醫學生們這樣的尊重和感恩,我想我也會愿意參與大體捐贈。



          @臺灣  施富金老師    曾任臺灣陽明大學護理學院教授兼院長、所長、系主任

          20年前,臺灣開始推行全民生命倫理教育,在大學里生命倫理課程被列為必修通識課,差不多同時期,醫療機構也對民眾進行器官捐贈和大體捐贈的啟蒙宣傳。臺灣的宗教信仰活動十分熱絡,基于各個信仰對人體和生命的不同看法,最初醫院勸捐的對象都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因為在我們的信仰背景當中,將來在天堂會有一個榮耀的復活,我們都有新的身體,所以地上的軀殼就可以全然奉獻了。

          臺灣早期很難找到捐贈者, 醫療人員本身也質疑勸捐大體意義,不敢與家屬提及,深怕被認為無情,或對死者不敬。初期由基督徒醫護人員為主,嘗試向同事及病人家屬解說,慢慢開始....

          20年過去,如今無論是醫院成功接收捐贈器官和大體的案例大大增加,同時民眾對于生命以及死亡的理解也都更加深刻和豐富。具體到醫學院的解剖課教學,大家對大體老師的尊重態度,一般會默哀和誦讀感謝辭,我想這些慣例安排是與這么多年生命倫理教育成果分不開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儀式本身并不能令人對生死有深刻思考,學生是否在解剖課上來一場生命教育主要還是看那位老師是否有足夠的底氣和心志。

          紀錄片的故事被拍出來當然要有它所要表達的東西,但臺灣醫學院的解剖學老師們并非都像短片中所呈現出來的如此有巧思。事實上,就我所接觸的,能這樣去安排課堂的老師大部分都是基督徒。沒有信仰的老師,一般也沒有底氣去和學生深入討論這個話題,更沒有心志讓學生了解死亡的意義,因為這并不是他們教學大綱中規定的內容,況且是個費時費力的安排,要與醫院配合,也會產生一定的費用。比如你講了尊重身體,尊重器官,卻講不出我們為什么要尊重,這有什么意義呢?你講認識死亡,卻講不出死后靈魂歸向何處,也同樣困惑。因為不明白身體是上帝奇妙的創造,也不相信上帝對我們的生死都有美好的安排,這些話題是不相信的人沒有辦法觸碰的。

          客觀來說,大體捐贈都是在醫院進行,負責聯絡家屬勸捐的也都是我們的(臨床)護士,大體被運往醫學院后,其家屬一般都被安排接受哀傷輔導,醫學院的老師沒有家屬的聯絡方式,也不會鼓勵他們繼續去看望大體,或者得知大體何時被使用,因為這些對家屬的哀傷后心理輔導是十分不利的,所以像短片中這位先生的案例很特別,我身邊接觸能夠這樣做的也都是基督徒,而他們這樣做的動機都是為了做生命見證。比如我認識有做基礎醫學教育的主內老師,他就會主動和我們醫院聯絡,希望收集大體老師的生命故事,或是聯絡家屬為學生做見證分享,告訴他們為什么他可以在生前做出這樣的決定,他的信仰令他可以選擇有意義的方式。

          另外,臺灣的教會也和醫院合作一起長期服侍這些器官捐贈和大體捐贈的家庭,比如成立各種捐贈支持團體,清明節或是其他日子讓所有捐贈過的逝者家屬們一起來參與紀念活動,彼此安慰勉勵。如果弟兄姊妹參與捐贈,教會也會負責安排十分尊榮的追思禮拜,讓大家明白這樣的選擇是神所喜悅的,是全然的擺上。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我的微博|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基督福音網 ( 桂ICP備13002895號 ) 

          GMT+8, 2019-2-18 13:1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乐彩网 海宁 淮南 池州 平凉 扬中 中山 瓦房店 鄂尔多斯 荣成 湖北武汉 新泰 三亚 德清 台州 阿拉善盟 乌海 凉山 仁怀 甘肃兰州 运城 大连 新余 庆阳 衢州 仁寿 咸宁 昌吉 上饶 嘉善 佛山 揭阳 东方 安康 锦州 孝感 衢州 雅安 天门 孝感 张家界 阿里 辽阳 乐山 义乌 莱州 乐清 天长 赣州 石嘴山 陇南 巴彦淖尔市 广饶 靖江 商洛 荆门 儋州 葫芦岛 咸宁 烟台 通化 乌海 赤峰 灵宝 淄博 商洛 正定 辽宁沈阳 顺德 保亭 仙桃 苍南 溧阳 辽源 阿拉尔 广饶 桓台 金华 阿拉善盟 明港 许昌 海拉尔 吉林长春 江门 安岳 大兴安岭 汕尾 高密 深圳 铜仁 湛江 保亭 连云港 图木舒克 日照 广元 平凉 舟山 顺德 新沂 铜川 吴忠 荣成 中山 辽源 临沂 江西南昌 南平 莆田 乳山 海西 厦门 山东青岛 阜新 仙桃 三明 汝州 桓台 吐鲁番 琼中 三亚 东莞 吉林 曹县 东营 神农架 金坛 齐齐哈尔 资阳 大庆 株洲 赵县 大连 杞县 荆州 佛山 吉林 西双版纳 昌吉 鄂尔多斯 萍乡 阿拉善盟 赣州 贵港 淮南 昆山 济南 滕州 瑞安 赵县 汕尾 邯郸 滨州 德清 衡水 诸城 昭通 辽阳 锡林郭勒 高密 扬州 淮安 金华 遵义 济源 桓台 岳阳 保山 阿拉尔 张北 黔西南 临沂 焦作 滁州 保定 乌兰察布 醴陵 江门 定西 徐州 三沙 赣州 遵义 益阳 甘南 迪庆 眉山 泗阳 深圳 象山 天水 遵义 抚州 泸州 灌云 玉林 屯昌 博尔塔拉 温州 乌兰察布 泗阳 台中 丽江 十堰 鄢陵 和田 改则 和田 昆山 亳州 常州 东方 盘锦 鹤岗 大理 沭阳 驻马店 珠海 长葛 贵港 临猗 日土 博罗 和田 东海 七台河 塔城 甘肃兰州 通化 铜川 怒江 赤峰 马鞍山 玉林 衢州 乌兰察布 资阳 固原 河源 淮南 漯河 常州 肥城 酒泉 资阳 益阳 庆阳 高雄 南京 诸城 铜陵 乐山 潮州 宁国 兴安盟 宜都 渭南 怀化 灌云 宁夏银川 吉林长春